金沙4166官网登录

一次意外摔伤使吴小亭告别舞台,牡丹亭外北昆流芳

9 12月 , 2019  

他曾是北京京剧团的一名演员,在他戏曲生涯达到最辉煌的时候,一次意外摔伤使他告别心爱的舞台。他没有向命运低头,积极地面对人生,与妻子一起艰辛创业。

图片 1

图片 2

20多年来,吴小亭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戏马上就要开演了,轮到他上场了,他还在后台着急地化妆。有的时候在台上表演,就是唱不出声,翻跟头也没劲,光是在台上着急。忽然,他从睡梦中惊醒。

现场教孩子“春香闹学”片段

李世济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程派艺术的着名传人,国家一级演员。女,祖籍广东梅县,1933年5月生于江苏苏州,长于上海。专工京剧青衣。1950年肄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她的丈夫唐在炘是着名琴师。

吴小亭抹了一下头上的汗珠。“又做这个梦”,他说完话又倒头睡去。

现场表演《红楼梦》片段

自幼喜爱京剧,5岁学唱《女起解》,得到程砚秋、芙蓉草的指教,12岁随程砚秋,学演青衣,后向梅兰芳、王幼卿等问艺。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打下基础。1950年考入上海第二医学院肄业。1952年至1956年,组织李世济剧团,任团长兼主演。1956年至1979年,任北京京剧团主演参加北京京剧团,与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等配戏、合作。1979年至1983年,任中国京剧院二团主演。1983年后,任中国京剧团一团副团长、团长。她曾多次出国参加访问演出。

在北京市桃源亭路的北方昆曲剧院的东侧有一间小平房,平房对面是昆曲剧院的排练舞台。

“谈艺说戏话北京” 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

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六、七、八、九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文联理事。

平房内有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面积不大,但很温馨。在卧室里摆放着男主人年轻时表演的剧照,男主人叫吴小亭,在北京已经生活20多年。

现场

李世济所获奖项及荣誉称号

吴小亭很乐观,一天中不管遇到谁他总是乐呵呵的。离开张家口30多年,吴小亭说起话来已经是满口京腔。在吴小亭家中对他进行采访,吴小亭的专业知识和健谈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孩子们的下午:有曲有阳光

1957年获世界青年联欢节银质奖章,1958年获北京市三八红旗手称号,1980年获文化部表演二等奖。

吴小亭热情、随和,特别念家乡情,这天晚上,一顿饭下来,一瓶一斤的白酒已经见底。

作为长江以北唯一的昆曲院团,北方昆曲百转千回,曾经人才凋零,也曾因气质被诟病,近些年借世界级“非遗”头衔空降的契机,以一出《红楼梦》起死回生。如今虽借址办公,但一座领跑全国的昆曲大剧院已指日可待。3月31日,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由北京青年报社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走进位于丰台区马家堡的北方昆曲剧院临时办公地。在2009年走马上任的公选院长、昆曲表演艺术家杨凤一的引领下,听曲赏乐,百余孩子及家长完成了与昆曲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北昆的艺术家也首次以现代装或代用戏服在排练场与观众见面。

李世济通过舞台实践,从剧本到唱腔都力求出新,做到精益求精,是继承程派艺术又有所革新创造的一位艺术家。她将程腔大众化,普及化,更能为当代观众所欣赏,给程腔增加了新的活力,被很多人冠以“新程派”的称谓。她的韵味醇厚,唱腔委婉圆润,情真意切,动听感人,善于细致刻画人物。许多观众包括许多青年观众也喜爱李世济的演出。

在他珍藏的一段视频中,记录了他出色的表演。吴小亭在一个1米见方的方桌上连翻3个跟头,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足可见他的翻跟头的功底深厚。

艺术家挂帅院长不在少数,但自此远离舞台退得干干净净的却唯有杨凤一。分享会现场,为了更为形象地阐释昆曲的雅,她重操旧业唱起了“皂罗袍”。话题从当年周恩来总理亲自任命韩世昌为首任院长,到为挽救人才凋零的颓势,以洪雪飞为代表的“团带班”顺势而生;从昆曲与京剧曲牌和板腔的不同,到南昆与北昆的风格差异……既梳理了北方昆曲的脉络,又折射出全国昆曲的生态。作为艺术家出身的院团长,杨凤一亦唱亦讲,自带光环。

她擅演的剧目有《文姬归汉》、《锁麟囊》、《祝英台抗婚》、《梅妃》、《陈三两》、《武则天轶事》等及现代剧《党的女儿》、《南方来信》等。曾与马连良、裘盛戎合演过《杜鹃山》。独自主演过《刘三姐》,在低回婉转的程腔基础上,又增添了山歌的风格。曾编演过现代戏《刑场上的婚礼》。

而吴小亭戏曲人生也是从翻跟头开始的。

由于此次分享会的受众大多是本报热门公号“教育圆桌”招募来的家长及孩子,北昆的艺术家对展示剧目进行了精心遴选,《牡丹亭》之“春香闹学”、《红楼梦》之“宝黛相见”以及昆曲武戏的代表剧目《挡马》,展示了昆曲的不同行当及色彩。一位家长表示:“靠长官意志建立一门艺术与孩子之间的情感链接很难,但‘春香闹学’里四百年前的一场淘气,却把孩子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挡马》更是以高难技巧引来阵阵掌声。而孩子们也应邀走上舞台,跟随年轻的艺术家学起了花旦脚步、手势与眼神,以及武生的起霸。几个孩子的跟学甚至得到了杨凤一院长的盛赞,称他们有学戏的潜质。

其弟子有王学勤、刘桂娟、李海燕等。

吴小亭出生在张家口桥东区,父亲是戏校的老师,从小就让他跟着父亲学戏。

虽然北昆的临时办公地毫无硬件优势可言,二层办公楼俨然空中楼阁,一层的开放式排练厅仍在进行剧目的排练,却无意中将最真实的幕后展示给了观众。为了此次开放日,剧院还特别制作了院史展板,北昆老生艺术家李欣亲自担任讲解,服装师还精心熨烫了几件不同行当的戏服,展示给观众。为了展示最原始的排练场状态,两位《红楼梦》中的主演翁佳慧和朱冰贞原本打算穿着代用戏服表演,但临时被院长杨凤一要求改穿自己的便装,杨凤一说:“她们两人虽然已经在舞台上演出过多场,但从来没有穿着便装面见过观众,相信观众也从未看到过这样的戏曲表演,我想穿着现代装的‘宝黛’一定会让观众有种穿越感。”

图片 3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父亲家教严,这也为吴小亭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对孩子们来说,无论视觉还是听觉,杨凤一说,她相信这样一个有曲有阳光的下午,都会在孩子们心中留下些许印记,“这个印记或许属于昆曲,或许属于传统文化,北昆的大门永远向观众敞开”。

因为父亲的严厉,吴小亭给父亲起了个绰号,叫“法西斯爸爸”。

讲述

吴小亭说:父亲要求他文化课可以不好,但是唱戏必须学好。吴小亭每天都在大清河河床上练习唱戏的基本功,练翻跟头。赶上冬天,吴小亭的两只手被冻得全是皲裂,只要父亲不在,他赶紧跑到河床上的沙窝子里取暖,被父亲发现后就罚翻跟头。

老北昆不“老” 小年轻不“小”

正是有了这样严厉的父亲,吴小亭一进京剧团翻跟头的特长就显现出来。

我曾经在给学校里的孩子讲课时提问:“你们知道昆曲的发源地在哪儿吗?”很多孩子回答:“昆明。”

1975年,吴小亭进入原张家口地区京剧团,后又到工厂上班。1978年的一天,吴小亭听说北京京剧团招人,他拿着6块钱,揣着户口本,买上火车票就去了北京。到了北京京剧团发现,应聘者很多,而且名额已经没了。但是,吴小亭并没有放弃,他挤过应聘者的人群,到了主考官的面前。“您看看,我行不行?”考官看了看他的情况说,这么多应聘者中,你是唯一的一名工人。

“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

“看看吧。”考官给了吴小亭一次机会。

昆曲的“昆”字确实和地域有关,是“昆山”。昆曲的发源地是昆山。据记载,昆曲最早的创始人是昆山市千灯镇顾坚,是他创造了昆山腔。

吴小亭当时在考官面前连续翻了几十个跟头。

明代晚期,昆曲进入了宫廷,成为供皇帝娱乐的一种新的形式。与此同时,昆曲打破区域局限,之前昆曲只在江浙一带,随着入宫,成为了国剧。那时,有所谓“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来形容当时的景象。“收拾起”和“不提防”是两个曲牌的第一句唱词,所以用在这里形容昆曲兴盛的局面。

“要。”吴小亭回忆,考官看完吴小亭的表演后当场拍板。吴小亭当天就回到了张家口。第三天,他就辞去了工作去了北京。

这一兴盛,就兴盛了200多年。很多文人士大夫以会唱昆曲作为自己文化水平和品位的象征。200年当中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像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临川四梦”包括邯郸记、紫钗记、牡丹亭、南柯记。其中,最为知名的是牡丹亭,这也成为了中国昆曲的代表作之一。

那一年,吴小亭18岁。

那个时候有汤显祖的“临川四梦”,洪升的《长生殿》、李玉的《清忠谱》和孔尚任的《桃花扇》等等。由于昆曲的文学底蕴厚重,再加上它的音乐和表演非常的细腻,所以在历史上被称为百戏之师、百戏之祖。它给很多地方剧种带来养分,包括京剧、越剧、川剧黄梅戏……都吸收了昆曲表演和唱腔方面的技巧。

到了北京京剧团后,吴小亭一直只能干翻跟头的角色,连跑龙套中向观众露一面的“单出头”也轮不上。

200年前四大徽班进京,后来形成了京剧。由于京剧通俗易懂,昆曲曲高和寡,我就说“昆曲老不正经说话”,老是这么文绉绉的,因此不能被更广多的人接受。所以在中国戏曲历史上形成了“花雅之争”。由于昆曲高雅,没有一定文化底蕴很难欣赏,逐渐昆曲就被京剧所替代。慢慢的,昆曲衰落下来,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

吴小亭说,当时的环境,论资排辈特别严重,没有办法,跟头还是要翻的,只能继续练基本功。但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不能一辈子翻跟头。这时,剧团作为体制改革的试点,成立了试点队。吴小亭有幸入选。

北方昆曲剧院跟“曲剧”有关系吗?

试点队人员少,拍戏多,吴小亭上舞台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1956年,浙江国风昆苏剧团的《十五贯》进京演出,《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从“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看了戏以后推荐给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看了以后便写了一篇文章。1957年陆陆续续成立了几个昆曲剧团。长江以北有北方昆曲剧院,南方有南京昆曲剧团、苏州昆曲剧团、浙江昆曲剧院、温州永嘉昆曲剧团,还有湖南的“湘昆”。

在进入试点队一年多的时间里,吴小亭已先后在《金钱豹》中饰演主演孙悟空、在《闹龙宫》中主演龟帅、在《挡马》中主演焦光普。在上海演出时,散场后观众们围在剧场门口,请他签名留念。

中国的这六家昆曲剧团撑起了中国昆曲的一片天。当时为什么叫“北方昆曲剧院”而不是“北京昆曲剧团”?“北方昆曲剧院”是周总理起的名字,总理的解释是说按长江来划分,长江以北只有一个昆曲剧团,你们就代表着整个北方,所以就叫“北方昆曲剧院”。

在1983年8月份的一期《光明日报》中有这样一段关于吴小亭的描写:“在京剧院的练功房这里,记者见到了‘从翻跟头到唱主角’的吴小亭。吴小亭在剧团中挑起了大梁,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我的很多朋友曾问我“北方昆曲剧院”,你们是搞曲剧吗?

在同一年的一期《文汇报》中的一篇评论中这样写着:“这样一个在全国享有名望的剧团,人才济济、名家云集,然而,年轻演员吴小亭却挑起了大梁,这是体制改革的结果……”

三天,300人的剧院没了

可是这些辉煌被永久地定格在1986年7月15日。1986年,吴小亭在美国纽约演出取得成功。然而,一次意外,他不小心从楼上摔下,致使腰部和胸部13处粉碎性骨折,中枢神经受损,双腿不受大脑支配。

第一任院长是昆曲大师韩世昌。1957年6月22日北昆成立。成立时,北昆的规格很高。周总理亲自为韩世昌院长写的委任状。这个委任状现在是全国戏曲院团里唯一保留的一张由周总理亲自写的委任状。还有一张是梅兰芳大师被任命为梅剧团团长时的,但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吴小亭才慢慢苏醒。

1966年以后,由于北昆演员技艺非常高超,尤其是武戏水平,因此,上级看上了剧团里的演员。三天时间,把北昆给解散了,剧院的演员被打散了。像洪雪飞老师就去了《沙家浜》剧组,有的演员去了北京京剧团,有的被安排到工厂、农村……这个剧团就没有了。三天,一个三百多人的剧院没有了。

当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只能靠轮椅度过时,吴小亭第一次流泪。他明白,这就意味着他将永久告别心爱的舞台。

1979年,在多方的呼吁之下,专家、学者、艺术家们齐努力,恢复了北方昆曲剧院。再次归属的时候,划分到北京文化局下,属于市属院团。重新恢复很艰难,我们的前辈们把全部的心血用在了北昆的剧目建设和人才建设方面。

这一年,吴小亭才26岁。

“被重视”是年轻人最渴望也最害怕的事儿

躺在病床上的吴小亭受到这样大的打击,一度有了轻生厌世的念头,在病床上不吃任何东西。

2009年,我是经过北昆的民主选举,被选举为北昆的院长。之前是演员,副院长。“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当一把手、当法人承担的是完全不同的一种责任。我上任后有三个承诺:出人出戏、提高待遇、改善办公环境。

吴小亭在医院治疗期间,对面的病房里住的是运动员郎平和孙俊芳。

北昆80%到90%是青年演员,他们在我当院长的时候,基本上是二十五六岁这样一个年龄段,当务之急是必须让他们多演出,多担当主演,多担当大剧目里的角色。所以我上任的第一年推出了四部大戏:牡丹亭、长生殿、义侠记、西厢记。

吴小亭看着她们忍受着疼痛,还要继续参加比赛,这给了吴小亭莫大的鼓舞。吴小亭开始面对现实,以积极的态度应对人生。虽然余生要在轮椅上度过,但是,吴小亭没有因此向命运低头。

这四部大戏在北大百年讲堂推出的时候,全部用的是二十多岁的年轻演员当主演,在当时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他开始微笑面对每一个人。

之所以轰动,是因为在我们戏曲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老艺术家在舞台上演戏的时候,青年演员很难担当大戏的主演。像洪雪飞老师、蔡瑶铣老师,包括我,都是在30岁以后才当上的主演。你二十几岁的时候必须得经过多少年的磨炼以后,才能真正地演主演。

吴小亭说:“除非你走过人生的拐角处,否则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是从年轻演员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知道年轻演员最愿意也是最怕的一件事就是“被重视”。一旦被重视了以后,他就会把全部的心血、全部的努力放在这个事业当中。

1989年,吴小亭迎来了生命的春天。一名重庆女孩走进了他的世界。

通过这四部大戏,很多观众对我讲从来不知道北昆还有那么多优秀年轻演员,而且推出了众多的优秀传统剧目。从2009年到2018年的春天,我们前后排练了原创剧目十多部,我们最多一年排四部大戏,这是北昆历史上很少有的。

一天,吴小亭的一位朋友到医院看望他,还带了一名女青年,叫刘芳,这是朋友给他介绍的对象。

我们感受到了一种紧迫感和危机感,因为老艺术家们,七老八十了,他们身上的绝技,由于他们的衰老,或者去世,而处于消失的边缘。我们让年轻人来继承传统和经典剧目。同时,我们还创排原创剧目,好比《红楼梦》。一个《红楼梦》,推出了一批年轻演员。而且这些演员在社会上也有了他们的一批粉丝。

朋友走的时候将刘芳留在了吴小亭的身边照顾他。

通过这些年不断地出人出戏,北方昆曲剧院的年轻人心气儿非常高,而且在北昆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只要你给他一个平台,他就会去努力奉献。在我上任之前,北昆青年演员的工资,全部交完五险一金以后,拿到手里的才1500块钱。真的是很低。而且我们的戏曲演员要培养10年,才可能出科,才可能站在舞台上塑造人物。10年的时间,培养起来,最终也未必能站在舞台上。

刘芳很细心,很贤惠,照顾了吴小亭一个多月,刘芳回了重庆老家。走的时候只是和吴小亭说了声要回老家看看父母。吴小亭以为刘芳不会再回来了。没过几天,刘芳又回到了医院照顾吴小亭。刘芳开始和吴小亭的朋友打探吴小亭的过去,当知道他之前的辉煌后,开始对吴小亭有了崇拜之情。在照顾吴小亭几个月后,刘芳再次回了趟重庆老家。

我们想尽办法,改善所有年轻演员的待遇。去年,我们青年演员的人均年收入超过了17万元,意味着每个人的月收入超过了一万元。这样的提升,其实是留住了人才,让年轻人更充满了一种希望。

从重庆回来的刘芳对吴小亭说,以后就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原来刘芳几次回老家是和父母商量她的婚姻大事,虽然父母拗不过女儿,也不情愿让女儿嫁给一个残疾人,但是面对女儿的坚定,父母只得同意。

还有就是办公环境。现在这个地方是北昆临时周转的地方,我们的老院址现在被推平了,三年以后,那个地方将是北方昆曲艺术中心。那个地方有我们的办公场所、排练场、巨剧场、博物馆,一个崭新的北方昆曲剧院将会屹立在陶然亭畔。(文/
郭佳 摄影/ 王晓溪)

当刘芳说出要照顾他一辈子的话后,吴小亭也不忍心让一个正常的女人和他过一辈子,但是吴小亭不忍心接受这一现实。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够上舞台了,自己的余生将在轮椅上度过,他不想让刘芳跟自己苦一辈子。

几次让刘芳离开自己,但是在刘芳的坚持下,她还是留在了吴小亭的身边,后来成了吴小亭的妻子。

当时,每个月领的工资不到100元,为了生活,为了对得起妻子刘芳,吴小亭开始学做生意。开过小铺、修过汽车,他的生意也经历了许多次起落。

1990年,吴小亭的烟酒铺开张了,这是一个在街边搭起的小木板房,房间很小,只有五六平方米,冬天要靠火炉取暖。白天将床板架起来,上面放烟酒,到了晚上再当床用。有一次,天蒙蒙亮,吴小亭准备上厕所,可是他一点劲也没有,他意识到,煤气中毒。他使出浑身力气,爬到了屋外,叫住路人赶紧将屋里的妻子救了出来。

吴小亭说:“当时我上身没穿衣服也没觉得冷,只是希望妻子没什么事情。在路人的帮助下,妻子被放在了路边的木板上,半个小时后,妻子才渐渐苏醒。”

虽然两人死里逃生,但是这次经历让吴小亭更加珍惜生命的存在。吴小亭在心里暗下决心,再不能让妻子受苦了。

一次吴小亭开着三轮车进货,在家的妻子迟迟不见他回来。终于等到吴小亭回来,可是他满身是土。原来,吴小亭进货时,为了多拉点货,将三轮车装得满满的,在回来的路上,车翻了。吴小亭怕妻子担心,没有打电话告诉妻子,自己折腾了几个小时才把三轮车扶正,又将货物装在车上骑回家。

在朋友眼中,吴小亭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经朋友介绍,吴小亭与妻子拿着几年的积蓄,远到河南开了家汽车维修店。修理厂在一楼,住房在5楼,妻子每天早上把吴小亭从5楼背下,晚上再背上去。经过几年的打拼,夫妻俩省吃俭用积攒了近20万元。

在妻子的眼中,丈夫心眼好,能吃苦,讲义气。

夫妻俩辛苦积攒的近20万元,被朋友借走了17万元,至今没有偿还。看着手中剩下的2万多元,吴小亭决定再回北京创业。在朋友的帮助下,吴小亭又开了家装修公司,因他热情,能吃苦,生意还算红火。

在与吴小亭的聊天中,听到他说的最多的是“坚强”,看到他最多的是脸上挂着的“笑容”。

“生活上老依靠别人,就堕落了自己。”吴小亭时常用这句话勉励自己,要坚强地面对生活。

出了家门,对面就是北方昆曲剧院的排练场。晚上十点多,在排练场内,仍然有学员正在练功,吴小亭和他们很熟。虽然自己不能上台表演,但对于吴小亭来说,看着这些年轻学员表演,指导他们一些动作要领,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在舞台上表演的情景,这让他感到很幸福。

图片 3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